已經是九月初了,下午的太陽角度更偏斜照射,現在淡水河的水量並不多。河床上是亂沙成堆,石塊嶙峋反光很刺眼,卻激不起來任何一點水波。

我們把前座左右車窗開啟,帶著汽車廢氣的風吹進來,車內不開冷氣也不會感到炎熱。我這邊有涼風進來,怡君那邊受風效果更強。風勢不但把她額頭前的劉海吹得左右舞動,也把連身裙的裙擺輕輕掀起,讓雪白的左大腿是顯露無遺。

我不自主的向裙內看去……有股衝動在自己體內流竄,此刻真想載怡君去賓館。想起在影城出的糗,就非常希望能有機會,這次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。那是否該提出要求呢?她是絕對不會答應的,我還真是弄個假議題出來呢。

 

運氣不錯,拜橋上車輛眾多之賜,大家的車速都無法提高。我這樣分心看怡君邊開車,仍然是應付有餘。黑色寶馬車就在三個車身距離的前方,並沒有完全拉遠。她在翻身時讓左大腿移動著,沒留意將裙擺弄得更上方了。

「你在偷看我,很爛吔。」怡君突然出聲說。

被她如此一說,我的右手抖了好一下,腳鬆開油踏板。「不是偷看,是看得正大光明,妳醒了?」

「對呀,也休息夠了,現在到那?路都不平,車子走起來一直震動的,真是不好睡。」她坐起身來,伸手按下車窗開關鈕。

「在華江橋上,我們要回『老』台北巿區,妳可以多休息一下。」我看著從左手邊過來,正在快速靠近中的聯結車。

「風好大就醒了,司機大哥不專心開車,一直在偷看。」怡君拿下蓋在身上的粉紅色小外套。

「這樣並沒有違反共和國道路交通處罰條例吧。」

「還敢說呢,現在車子在橋上又不專心,多危險。」

「我一邊開車一邊欣賞妳,安全得很。」

車子底部又傳來一陣震動。

「你要走環河快速道路?」

「是啊,回老台北巿,上陽明山會比較快。妳也知道環河快速道路,不錯喔。」

「哼,以前常走這條路,好不好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你講台北巿用『老』,很奇怪。」

「我是老台北人,現在被合併成如此,不這樣講要怎麼講啊。」

「現在大家都是台北巿,只能說『巿區』,不然呢?」

「這是妳的說法,給予尊重,我還是習慣用『老』台北巿。」

 

怡君開始調整座椅角度,挺直坐起來,用不以為然的口氣說:「你啊,都趕不上變化,這個樣子是不行的喔。」

「妳還沒說『以前常走這條路』,是什麼意思。」我回擊。

她移動了臀部,大腿肌肉上有三道摺痕。「就是以前打工賣衣服,常走這裡拿貨,你很愛問耶。」

她是絕不會對我承認做過「陪吃飯」的工作。「打工賣衣服」根本不是實話,但現在還不到攤牌時刻,先不去碰觸。我已經掌握六七成怡君過往的事情,自己只要在心裡有個底,就已經足夠應付了。

「現在台北巿有十幾個『區』,為什麼台北巿要分為東、南、西、北區,還加一個紅區。就是台北巿有新舊之分,我這個老台北人沒有錯。」我說。

「隨便你,歪理最多的人,會讓人討厭的。」她笑著。

怡君好像還沒發覺自己走光的事。

我態度正經而輕聲的說:「怡君,妳的裙子……」

她低頭看著左裸露的大腿,臉紅了。之後,大罵:「你很色吔!不理你了。」

她以快動作拉好裙擺,把頭轉到車窗方向,真的不理我。

 

現在的我不敢去搭理怡君,只能隨她的意,專心開車一段時間吧。已經走到華江橋中段,在前方的車輛數量變少,視線可以看到橋頭的地方。始終擋在我前面的黑色寶車,到了快要下橋路段,所以車速一直在加快。

趕緊踩下油門要跟上去,速度才剛加快,車子又是跳動幾下。抓好方向盤讓車子全力向前行駛,超越一輛紅色小客車後,就要經過華江橋回到老台北巿。

左後方有來車!它速度很快接近中,一副要逼車的樣子。

 

怡君的身體隨著路面震動節奏,她把頭轉回來看著我,很像是要忍不住了。有一輛銀色廂型車,突然靠近左邊車窗,距離有半個車身左右。它的車窗全部都關上,車速非常快,卻沒有任何標示。整個樣子看起來是大鉛塊,在橋樑上橫衝直撞,完全無視其他駕駛人。銀色廂型車想超過我的位置時,又「叭」了一聲,是加足馬力要快速離開。

 

我火大了,把車子移到內側車道,打算給它回敬。

怡君終於開口:「哎!我的車,可不是賽車喔。」

我只有恢復冷靜,鬆開油門踏板。「我知道,妳『回來』了哦。」

「不想給大色狼弄壞車子。」

「妳還在生氣喔,我是好心提醒,反而有事。」

「你看的很爽哦……」

「妳很美,走光更好看,哈哈。」

「你再說,我要回家了。」

「好啦,這麼愛生氣,對皮膚很不好。」

「都是你害的啊。」

 

(待續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豬腦先生諸事會社

ja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