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星期六,慶功宴完了之後回到公司,李副主任會找我是真的有事。而且這件事一定很重要,是張常委口中的新工作嗎?現在的我酒醉還沒有全醒,頭暈暈又很疼痛勉強坐上B2電梯。

進到二樓行動組辦公室,就往廁所裡面衝,除了解決尿急問題以外。我把自己的頭移到水龍頭底下,狠狠任由自來水沖擊。經過好幾分鐘,終於體驗到從地獄歸來的清醒,很好!現在可以去李副主任辦公室了。

整間行動組辦公室裡大都暗暗的。假日依舊沒有人待在辦公室,在走道轉角的右邊辦公桌檯燈是亮著,不過坐位是空空如也。別到處亂看浪費時間,李副主任正在等我,想到這裡立即加快腳步向前走到底。

 

李副主任專屬辦公室的門是早就打開的,他恢復得很不錯,臉頰已無酒醉的通紅現象(他的酒量比我好百倍)。當李副主任看到我進來,那台大螢幕電視隨即調為無聲狀態,他示意要我把辦公室的門關上。

「你清醒了?」他問。

「是的,報告李副主任,我清醒多了。」我趕緊回答。

他微笑,很早拿下眼鏡的樣子,眼神又回到往常哪般銳利。

「你酒量太差,喝二杯就掛了,實在……

「對不起讓您看笑話。」

「這倒沒有,張常委跟我喝的非常爽快,嘉成老弟很有『笑果』。這麼有趣,下次要喝酒要找你作陪啦。」

「謝謝,你們這樣不嫌棄,我不習慣喝酒只會『見笑』。對了,您找我有什麼事要交代?」

李副主任雙眼一閉沉思說:「你應該知道我有新任務要交代。我就長話短說,你現在是回復職位,也有微調升薪水哦。但工作內容會做調換,一樣是跑外勤,這也是你希望的。」

聽到我有加薪真是興奮無比,工作內容會做調換……是說我不用在街上賣豬腦?不敢相信自己能脫離扮演行動攤商的工作嚕。

「請問李副主任,我的工作內容是?應該說要交辦什麼新任務。」

「嗯,明天從北京會過來一位女士,要記住他的身份極為特殊。你的新任務是陪同他遊山玩水,這位女士要去哪,你就跟從到那。」

「我身份是隨身安全人員?要跟蹤他?」

「也不盡然!你只要做到跟『從』即可,他倒是不用隨行人身安全保護。」

聽李副主任這麼說,似乎我的新任務是個專職工作。應酬這位從北京來的身份極為特殊女士,要兼作保全,甚至作為監視的雙重工作。

我吸了一口氣。「李副主任的意思,是要對這位身份極為特殊的女士,進行上報行蹤工作。」

他以沒有正式承認的口氣說:「目前還不是,目後由我全權指揮,你完全聽命令進行工作即是。」

「是!」我立刻回答。

 

之後,我跟李副主任總算是下班。

「大肚南」的機車剛騎出公司,在和平東路三段路邊,接了由怡君打來的手機。她是刻意延遲幾秒鐘,然後再開口,說今天突然有事要去一趟表姐家。我們今天的約會要取消,她在星期一在打電話給我。在接過這通手機後,反而感覺並不意外,也證實在我心中猜想的事。

於是,在星期六的下午,我急匆匆的騎機車趕到松山機場(是我生平第一次去松山機場)。到達機場大廈後,馬上衝進出入境管理中心專屬辦公室,進出入境管理中心的人調查。

 

有李副主任的簽名文書真有用,情資很快調閱出來,他們報告內容也如我預期所想像的。怡君的「前任男友」已經從上海回到台北,在星期三下午415分由虹橋機場起飛,而且是一個人單獨回台。

 

我回家了,接下來沒有什麼好說的。整個星期天是待在宿舍裡,身體懶懶的什麼事都不做,一邊開電視、一邊想目前情況要怎麼處理。在此也要感謝曾計主任的千金,整個假日都纏住柯文雄不放,他們沒有回到公司宿舍。有機會讓我一個人,不受打擾的專心想方法,解決怡君「前任男友」的事。

做最壞的打算不是沒有想過,只是自己還不能接受,也是不願意真正動手。但現實情況是逼得我,非動手不可!而且行動要快。怡君和前任男友背著我,這樣持續在一起下去,最後肯定是會舊情復燃。

如果失去怡君,是我最無法接受的事,自然也不可能讓它發生。準備許久的最終解決方案,終於到了上場時刻,這樣反而是開始興奮起來。

 

「抓耙仔」工作的經驗告訴我,一定要有周全計畫,行動的成功及效果性才能提高。所以我要先吞下種種委屈,在這個星期內不和怡君見面,也不要說破她和「前任」男友背著我偷偷在一起(通手機時要盡量虛應故事)。等待時機成熟再來攤牌,要好好地一舉消滅「他」,永久解決夾在我和怡君之間的大患。

 

(待續)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豬腦先生諸事會社

ja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