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來的一週。

剛好是從星期一中午時刻開始,那位李副主任口中的身份極為特殊女士抵達台北,讓我能專心去做好新任務。這位女士外表很是單純,有五十歲的樣子,也許實際年鹷會少一點點。他的臉龐有著飽經風霜神態,身材又屬於矮小體型,看起來是比實際年鹷會老得多。

約有一百六十公分,雙眼凸出卻又細長。臉上表情鮮有變動,是喜怒不形於色,待人態度也不嚴苛。至少對我還算客氣,講話口氣不會像一般從內地過來的官員,那麼盛氣凌人實在不可一世。

工作幾天下來,實際上也無法得知,他在哪處有身份極為特殊的樣子。因為李副主任並未給我其它指示,我的新任務根本是在當「地陪」,陪同這位女士遊玩台北。如此輕輕鬆鬆,一點都不像專任員的工作型態,突然有些想念賣豬腦要很忙碌的工作。

 

不過本週工作很輕鬆,才有力氣去想怎樣處理怡君的事,這樣能算是非常幸運到。據阿坤傳來的即時報告,這幾天以來的怡君,並未和同一位男子重複見面。整個星期的行程也很單純,不是在家裡,就是參加多家公司工作面試。其於外出的記錄都是和同一位中年女性,去夜巿逛街或到百貨公司,吃下午茶加上血拚購物。阿坤有回傳哪位中年女性即時影像,我一看她的側臉輪廓就知道,是怡君的表姊嘛。

 

難道怡君沒有跟「他」見面?有點想不通目前是什麼情況,「前任男友」回到台北不是為了怡君?如果是這樣能夠暫時放心。不!現在是解決這個大患的最佳時機,絕對不能再拖延下去。

我下令給阿坤去找出「他」的行蹤,必需即時向我通報,雖然叫阿坤做這個工作花費很大。這個費用卻是非花不可,因為怡君有可能會離開,我實在無法冒這個風險。她曾在星期一有打手機對我說,最近有些忙,沒空常常見面。

我是冷冷的回「沒關係」,相信怡君是知道我的意思。現在全看我的做法,這段期間還是冷處理,先不表態比較好。

 

但是還有件很難受的事,現在柯文雄幾乎天天帶曾計主任的千金,到舍宿裡來過夜。他們在半夜打得火熱,激情不斷纏綿無盡頭,真的害我很難入眠……

 

「嘉成同志,又精神不濟了?」聶正雙眼盯視我說道。

「是,最近晚上要忙工作,睡的很少。」我說。

「哎,你有深夜工作啊。」他的濃黑眉毛微動。

「有些事沒做完。」實在無法說出害我睡眠不足的原因。

「公司工作很繁重嗎?」

「不一定,行動組專任員工作量會多一點。」

「張堅也是常常這麼說。但我就不懂他要忙什麼,算了……我們倆早已是各搞各的,我也管不著啥事呀。

又是一個講話口音濃厚的女人,我真的不是很懂他們在說「啥」,用「八二法則」跟他打交道吧。

聶正戴一支金邊眼鏡,一頭咖啡色捲髮,粉紅系連身運動裝。臉色有些蒼白,精神倒是極佳,愉快的看著戶外中庭山水造景。

我說:「我們就是這樣,一忙起來就是全天候待命,到晚上也不能真正休息。」

他的口氣很平穩,「嗯,那你是來監視我的?」

這句話問得我答也不是,不答也不行,要該怎麼說才好呢。聶正這個女人雖然到了中年,還是留有極濃的風韻,儘管身材是瘦柴不豐滿。剛剛說過他的雙眼凸出,看對方時像照相機,可是一直鎖住不放。聶正的身份極為特殊,原來是跟張常委有關係。

「我可以很負責任的說,工作方針裡沒有監視您的命令,我比較像是保安人員。」我說。

「好,我相信你不是在做監視工作,雖然我是用不到保安呀。」聶正喝了一口純紅茶。

「是的,台灣是個治安良好的地方,你確實用不到保安。不過有備無患,您有事就用得上我,算是有備無患吧。」

「我很肯定是用不著你。」

 

(待續)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豬腦先生諸事會社

ja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